害怕坐飞机该怎么办?
2017-10-24 02:30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害怕坐飞机该怎么办? 许多人坐飞机只当是不得不经历的不幸,但对有些人来说坐飞机可能是一段痛苦的旅程。

  那人们该怎样才能克服这真实的飞行恐惧症呢?尽管事故少之又少,但是一旦发生就受到了大量关注;我们屡次见到了那样真实的失事画面,飞机残骸,裹着的尸体,这样的恐惧感让我们一想到去坐飞机就觉得难以。特别是近期的两起马航灾难性事故更加重了人们这样的想法。

  MH370客机途径印度洋海域时离奇消失,MH17客机在乌克兰上空被击落。两年过去了,这两起仍然占据着头条。

  15年又发生了之翼航空4U9525航班,当时由轻生的飞行员驾驶的载人喷气式客机在阿尔卑斯山山区坠毁; 不久之后,俄罗斯科加雷姆航空公司的9268客机在从埃及起飞后不久被一枚疑似炸毁。

  当然,专家们只是简单地指出数据表明:飞行恐惧症是不合理的,因为车祸中的丧生可能性明显要比更多。

  事实上,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nternational Air Transport Association,IATA,大型航空组织协会)的安全数据表明,仅2015年就有超过35亿人乘坐商用飞机。与此同时,总计发生68起事故,其中的四起造成136人死亡。再算上之翼航空公司与俄罗斯科加雷姆航空公司的,死亡人数攀升至510人。世卫组织(WHO)表示,2013年道交通事故死亡人数共计125万。总的说来,车祸遇难人数是的10倍。另外导致人类死亡的两大主因是心脏类疾病以及癌症。

  仅在美国,就有17%的人们表示害怕飞行 (这是基于波音公司于2010年作出的调查数据)。这其中有些人害怕飞机出事故;其他人则是无法处于一个封闭的不能逃脱的空间中。

  广为人知的便是,电影导演韦斯·安德森(Wes Anderson)(其作品包括《大饭店》、《特南鲍姆一家》等)偏爱于乘船前往欧洲。

  之后有摇滚明星大卫·鲍伊在经历了七十年代初塞浦斯的暴风雨天气飞行后选择了船和火车作为出行交通工具; 20世纪80年代他再次乘坐飞机,但是在女儿莱克茜(Lexi)的出生后及检查出心脏病后又再次放弃了飞机出行。

  除此之外,据说凯特·温斯莱特(Kate Winslet)旅行时会和丈夫乘坐不同的班机,以确保他们不会同时因坠机而死亡,从而也不会让他们的孩子没有父母。

  马修·普赖斯(Matthew Price)是佛蒙特大学(the University of Vermont)临床心理学家,他曾作过焦虑障碍的研究。马修表示:“不幸的是,至今无释为什么有人会形成这样的恐惧症 ,有很多潜在的原因。”

  有人飞行是因为他们此前从未坐过飞机,或者是因为这些人以前有过负面的与飞行相关的经历。

  “这可能是真实的飞行,了解飞机失事,或担心在封闭的空间。例如,9·11事件之后大多数人突然有了飞行恐惧症。 根据马克斯普朗克人类发展研究所的心理学家格尔德·吉仁泽(Gerd Gigerenzer)表示,9·11悲剧发生后的这一年,对飞行的恐惧促使成千上万的美国人选择驾驶。

  结果便是乘坐飞机出行的人数下降,道交通事故的遇难者增加了1595人,因为人们误估了驾驶汽车的风险夸大了飞机死亡的可能性。

  另外一部分飞行恐惧症群体的原因是这些人在其他方面存在着焦虑症状。皇家空军(the Royal Air Force)的飞行员和病学顾问罗伯特·博尔(Robert Bor)心理学家说,这些焦虑有可能是失去控制、害怕封闭空间,甚至恐惧本身。对飞行恐惧的加剧可能与飞行本身并无直接的关联,比如有可能是工作压力,婚姻问题,家里有生病的孩子等。让人们焦虑害怕的因素精确起来可以说成是那些能够起到他们人身安全的手段:机场以及飞机上的安保措施。

  机场反恐措施让我们想到会有歹徒来炸掉飞机,飞机起飞前的安全示范视频让我们想到事故随时可能会发生。因此容易恐慌的人想着不看安全示范视频,这实则是错误的。

  博尔说:“那些有计划能从飞机逃生的人更有可能做得好,因为他们会看安全示范,那些没有看安全示范的人可能发现自己并不知道正常逃生步骤。”

  比如2016年阿联酋航空飞机在迪拜坠毁时,许多乘客开始抓住他们的行李物品,这增加了撤离飞机的性。

  博尔说,“在安全演示期间,我们被告知要放下手中的物品,迅速离,但人们有时在面临着他们没有预料到的时会做出一些非同寻常的举动。”

  好消息是飞行恐惧症是容易解决的 ,也不乏处理此类问题的方法。当然应对这类问题的策略比较个性化,有些人会选择戴或者喝酒,有些人则会服用抗焦虑药物。

  普赖斯人们进行呼吸,通过缓慢深呼吸,让腹部扩张,而保持相对不动,然后让气体慢慢从鼻子里呼出。他补充说道:“有时候,重复一个舒缓的口头禅对缓解恐惧也是有用的,比如可以这样做,‘镇定’、‘镇定’。”

  不过,波尔表示,对于没有飞行经历的或者先前有负面相关经历的人来说,可能学着去了解飞机的工作原理是一个更好的方法。比如,为什么像飞机这样的重金属物体可以真正地起飞和飞行,空中交通控制如何保持飞机在飞行期间彼此的距离,以及在空气湍流期间会发生什么情况等。

  核心思想就是要确定焦虑症的周期,产生及发展规律,以及焦虑症是怎样时常产生恐慌的感觉的,最重要的是,我们该怎样解决应对。

  博尔说:“看一次心理医生可能就够了,不是让你用100年的时间在沙发上与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促膝长谈。“

  正如谚语“你必须恐惧”所言,一个人可以在受过训练的临床医生的指导下系统地逐步接触飞行的各个阶段。

  传统意义上,这种训练一直要当场进行,治疗师(花大价钱请来之后)陪你到飞机上,和你谈话,以减轻你的恐惧。

  另外一种接触治疗方案是通过虚拟现实技术来实现,在虚拟的空间里即便你是脚踏实地也可以经历飞行的各种阶段。

  过去,这是在模拟器的帮助下完成的,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隆声音,屏幕上显示了虚拟机场里的虚拟飞机。

  普赖斯分析了虚拟现实技术结合飞行的多个研究,并得出结论,虚拟现实确实能有效并高效地治疗恐惧症。

  博尔说:“例如,对于难以起飞时间的客户来说这种手段非常有用。真实情况中飞机的起飞时间是受制于跑道长度的。但是在虚拟现实的情况下,飞机的起飞时间可以更长一些,因为这样的刺激是在治疗师的控制之下。”

  如果你经常在去机场的上、登机口、或者航班起飞时感到焦虑,治疗师可以让你直接经历这些特定的过程,当然一切都是在他的控制之下。虚拟现实技术也可以立即改变一天的时间,天气,你在飞机上的座位,甚至飞行员的心情,以治疗客户最担心的部分。

  为了监测焦虑水平,生物测定传感器可以连接到客户的手指。这也正是Wearable网站科技记者卢克·约翰逊(Luke Johnson)所体验到的,他决定在专攻恐惧症的治疗师迈克尔·卡锡(Michael Carthy)的帮助下去亲身体验虚拟现实疗法。

  约翰逊写道,虚拟现实疗法瞄准头脑的潜意识部分,头盔本身是治疗的补充工具。

  “然而,这样的节省使用方式却带来重大的影响。人们不会变得对虚拟情境脱敏,相反它能够帮助人们间歇地,有目的地面对那些不适的时刻。”约翰逊惊讶地发现他能够成功地管理控制飞行恐惧症了,这已经比以前好多了。他写道:“我慢慢地深呼吸,懒洋洋的微笑,活动一下肩膀,不再害怕了。我感到很舒服。”

  她说,93%的参与者在两种情况下仅进行了八次治疗后便可以去乘坐飞机了。前四遍教授人们焦虑管理技术,她解释说,例如,如何识别无用的和不合理的想法(例如,“我们要崩溃”)并纠正它们。后四遍接着使用虚拟现实疗法,以帮助人们面对以治疗方式的飞行,从而使他们的焦虑感降低。

  罗斯堡姆(Rothbaum)说:“真正的飞机和虚拟飞机进行疗法效果似乎是一样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虚拟现实技术的优点主要便是更具可行性 。它成本相对低廉,操作也更容易,你可以在45 分钟治疗时间内在没有离开办公室的情况下按你所需起飞和着陆多次。”

  不过,还是有一些人在治疗师不介入的情况下使用自己的方式来应对飞行恐惧症。美国商人克莱·普雷斯利(Clay Presley)在经历了2009年全美航空航班哈德逊河迫降事故(Hudson crash)后,就对飞行产生了恐惧。那么他是怎么克服这个困难的呢?那就是成为一名飞行员。当然这种方法并不是每个人都适用,但是可能会有一些飞机搭乘恐惧症的人们会去向他学习的。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lohanworld.com 版权所有